个体心理学十二:概念总结脑情绪直觉心智理性

有一种说法是,人的一切心理反应都是脑的活动。按照这种说法,没有脑的生物就没有心理活动,只有生理活动。单细胞生物没有脑,但能够趋利避害,这是生物的应激本能。植物没有脑,但存在控制生命节律的生命机制(值得研究)。心理学家所说的脑是指神经中枢,并不单独指大脑,通常认为脊椎动物才有大脑。

软体动物海蛞蝓(又称海牛、海兔)只有几百个神经,且神经细胞几乎肉眼可见,于是,埃里克•坎德尔通过研究它的神经突触如何受外界刺激影响而变化获得了2000年的诺贝尔生理学与医学奖,据说已经与人成立了研究记忆药的公司。

苏珊‧格林菲尔德在《人脑之谜》中提到一种奇怪的海洋生物,幼年期到处游动,所以有脑,成年后固定在一个地方如同植物一样,脑就消失了。

蚂蚁和蜜蜂的个体是否存在脑存在争议,但蚂蚁、蜜蜂的群体行为(筑巢)似乎表明存在一个超越个体而存在的脑。生物学家和心理学家认为它们可能通过生化信息素以某种方式联接起来,就像人类用语言组织一篇文章那样来组织群体的活动。但具体机制仍然很神秘。

保罗·麦克利恩提出了脑的三位一体结构,即人脑由爬行动物脑、古哺乳动物脑(边缘系统)、新哺乳动物脑(新皮层)。这种说法虽然不够准确,但胜在十分形象,至今仍然得到广泛传播,尤其是在灵修人群当中。爬行脑负责本能反应,边缘系统对应情绪脑,而新皮层负责理性思考,我们多数情况下都是在使用前两者。联系上一篇所说,它们构成了系统1,负责人的直觉和习惯反应。

斯佩里的裂脑人实验证明人的大脑左右半球之间存在分工配合,右脑更擅长处理图像、模式化的问题,左脑更擅长处理语言、逻辑、分析性的问题。这里的左右半脑指的是新皮层?大致上可以这样认为。这样来看的线与右脑的联系比较紧密。

了解脑的结构与作用,可以避免“大脑具有无穷潜力”的幻想。脑是进化而来,存在很多缺点,理性并不是总能发挥作用。别看《超体》里的情节让人羡慕、激动,什么大脑开发百分百将成为神一样的存在,如果科学家真的展开同样的研究,肯定要有很多人抗议,亵渎神的权威是一个理由,有可能创走出不可控的恶魔是另一种担忧,就像对转基因的担忧一样。我们还是踏实一些,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好好地使用自己的大脑。

我们可以将情绪理解为生理反应与心理反应之间的一种存在。对于个体心理学来说,重要的不是学术研究的细节,而是对自身心理活动的解释和理解是否有助于人的自我完善。

我们人类的语言文字可能就像蚂蚁、蜜蜂的信息素一样,没有它们,也就没有那些超出个体能力的宏伟建筑、工程的出现。情绪并不具备担当这份重任的能力,情绪及情绪相关的姿体语言和不同的声音信号只能让动物进行较为低级的协调合作。

——假如票价400元,你会怎样选择?丢了票或丢了电线元,但前一种情况下更容易去买票,这就是直觉反应。

情绪反应与直觉反应不同。情绪反应与生理、心理的条件反射有关,是语言、情境唤醒了边缘系统,伴随着生理上的反应,比如瞳孔扩张、肢体紧张、额头冒汗等。直觉反应更多地是思维习惯,取决于语言与情境的联想以及先入为主的观念,可能唤起情绪反应,也可能只是做出判断。“球和球拍一共1.1元,球拍比球贵1元,球的价格是多少?”这会引起直觉反应,但情绪反应微乎其微,但是,当你得知你的答案错误时,你会感到惊讶,这就是情绪反应了。

被压抑的情绪会进入潜意识,并且很可能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爆发。情绪与记忆有关,内隐记忆让直觉与情绪联系起来。不需要看到现实物体,只需要用一些词语就能唤起人的情绪反应。如果你不是特别地敌视与“老人”有关的概念,当你写下或读出一系列与“老人”有关的词汇时,你接下来的动作就会变得迟缓,如同年迈的老人一样。白发苍苍,步履维艰,颤颤巍巍,腿脚不便,眼神呆滞,……

我反对滥用“情商”这个概念的主要原因它“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高情商并不足以保证成功,因为情商永远是起着辅助作用。但低情商却足以坏事,因为情绪具有感染性,坏的情绪会让人低沉、无法有效合作。情商就像是后勤系统,我们强调它的重要性是因为它很能够让事情变得糟糕,而不是因为它能够独自推动事情的发展。很多人恰恰没有意识到这个事实,以为成功的人都是因为情商高,执着于提高自己的情商而放松提高其他能力的努力。

另一个反对滥用“情商”概念的原因是情商不同于情绪。情绪是人的本能反应,情商是人的习惯反应以及有意识的调控情绪的能力,情绪不需要意识的参与,情商必须有“意识”的参与。当一个人意识不到情绪反映的合理性时,是没办法调控情绪进而提高情商的。

——创造力、想象力、思考力属于智力范畴;自信、自律、独立、责任、爱心、感恩属于个人品质;领导力与情商密切相关,但不等于情商;挫折抵抗、情绪认知、情绪管理、沟通力属于情商;团队意识与团队合作能力不同,没有团队意识是因为自私、不识大局、不懂得“君子善假于物”的道理,有团队意识意味着认识到团队合作的必要性,只有善于与人进行团队合作才算是情商高。情商的概念被滥用可见一斑。情绪无处不在,并不意味着情商无处不在。

假如有一个人对我们的某项任务十分重要,但是我们非常不喜欢这个人,我们该怎样做?是隐藏自己的情绪呢,还是转变态度喜欢上这个人?如果对方善于运用直觉观察,你隐藏情绪的努力并不会成功。可是,转变态度能够实现吗?或许,高情商的人会明白,只要讨好对方就行,对方才不管真情假意,只要是逢迎奉承就能让人开心。但对于低情商的人来说,伏低做小,低声下气是很难做到的一件事。关于情商的一个很重要的结论是:高情商意味着我们可以避免消极情绪的能力,而不是隐藏乃至违逆自身真实情绪的能力。

人脑的神奇在于理性思维能力的存在。这种能力与自我意识有关,当我们进行反省的时候,就好像我们头脑中存在一个旁观者一样。心智的力量与理性计算能力的高低密切相关。

需要注意的是,当我们自以为理性的时候,往往仍然是非理性的。比如,人们往往对名字有一种盲目的迷信,好听的名字会让人更加容易接受,股票代码朗朗上口的股票在上市初期会有更好的回报,连名字首字母在字母表中的顺序都能影响人的表现,当我们了解这些非理性的现象之后,我们可能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一种是认为好名字太重要了,简直具有魔力;一种是一定要警惕这些非理性现象。这两种反应都不能算作理性的反应,它们都来自直觉。名字所具有的“魔力”来自人们的心理反应,并非是名字本身具有的特性,但我们应该顺应这种人心大趋势,利用这种大趋势,但不为其所左右。你肯定不会去喝“蝌蝌啃蜡”,但你会去喝“可口可乐”。尽管“宝洁”和“保洁”同音,宝洁公司也不会沦落为保洁公司。

只有与非理性力量达成共识的理性才是好的理性。试图掌控非理性的理性仍然是非理性。认识人的心理效应不是目的,因为那些容易犯错的人当中也包括我们。理性帮我们认清自己的真实面目,认识自己的性格特点,认识自己的长处与不足,目的是让我们明白自己和其他人一样普通,也和其他人一样能够非常了不起。

情绪和直觉的反应有它们的道理。理性只要提防那些会让人受到伤害的直接反应就好了。最明显的例子是,不要相信无缘无故的爱,要明白“免费的才是最贵的”。非洲的医生公益组织拒绝美国辉瑞公司捐赠的疫苗,因为“无偿的”捐赠总是带有附加条件,不但保证了药品的高价格,还会造成一些延误病情的现象出现,——医院宁愿等待免费疫苗,不肯再出钱购买急需的疫苗。

有时候,比如当你读了一篇让你觉得很赞的文章时,你的情绪和直觉可能让人忍不住赞赏,但你的理性却很可能阻止你:反正又不是我一个人读了。这就是搭便车心理。理性也会坏事,至少对于那些愿意付出努力的人来说是这样。比如经济学里有一个“公地悲剧”,公共的绿地更容易遭到不合理的使用,人人都想着既获得利益又不付出代价,生态环境就这样遭到破坏。

理性分析需要运用逻辑,但理性思维并非线性,只有当人能够跳出简单、程式化的推导才能让理性发挥应有的作用。看见不等于看到,知道不等于明白,记得不等于记得准确,一篇文章的最大意义不在于陈列多少知识点,而在于知识结构带来的思考。

转载请注明出处心理咨询网个体心理学十二:概念总结,脑,情绪,直觉,心智,理性